推荐资讯

他只不过例行公事的与这两个编外人士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以队里十

发布时间:2018-09-13 16:43 浏览:
  这周边的高速路以及相关国道,早早的就被修整完毕。
 
    让这两个全靠道行的外行人,竟然自行摸索着的就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张家口市崇礼县明长城遗址所在地。
 
    这个京城寸雪未见的日子中,在这里却已经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了。
 
    等到顾峥和姜越走到这个滑雪场的正门入口处的时候,只觉得这处选址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里青天白雪,苍山巍峨,古拙质朴的长城路段,诉说着雪景中一抹难得的沉重。
 
    让在这里进行越野滑雪赛事的选手们,在漫长的艰苦的比赛过程中,还可以观赏到极具特点的文物古迹,总算让这种极端的赛事,没有那般的难熬了。
 
    而顾峥和姜越的到来,也让此次的冬奥会的运动员领队十分的吃惊。
 
    因为随着冬日的逼近,还有不到两个月,冬奥会就要正式的拉开帷幕了。
 
    原以为不会出现的人现在要跟他谈谈去平昌的事宜?
 
    这不会是敌人派来捣乱的汉奸吧!
 
    想到这里的越野滑雪队的领队,整个人都不好了,在与顾峥和姜越碰面的时候,面上的敷衍是怎么藏都藏不住了。
 
    他只不过例行公事的与这两个编外人士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以队里十分忙的借口,转而让冬奥会的生活助理也是一个十分年轻的韩语翻译,负责这二位参与到冬奥团体之中的后续事宜
 
的商讨过程。
 
    这结果不言而喻,啥主也做不了的小翻译,那是说啥都只有一句:这事儿我要记下来,事后要请示领导。
 
    弄得自诩人缘很是不错的姜越,脑袋上的青筋都开始突突了。
 
    还是一旁的顾峥,一把阻止了他身侧即将爆豆的经纪人,反倒是带着点颇有深意的微笑,好言好语的问讯到:“这位小同志,嗨,咱们俩的年纪差不多,也别同志来同志去的了,干脆就
 
直呼其名,还显得亲近点。”
 
    “穆兰子是吧?我就多问一句,你的那位直属领导,到底给了你什么权限。”
 
    “你到底负责与我有关的那一部分的工作?”
 
    而这个被顾峥和善以待的穆兰子,他本身就是顾峥隐形的脑残粉。
 
    在见到了他心中的偶像,竟然如此和善的对待自己的时候,那激动的心情就难以言表了。
 
    所以,这位小助理完全就将领队原本的嘱咐给抛在了脑后,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跟这位一点架子都没有的世界冠军给坦白了。
 
    “偶像,哦不,顾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领队正在为最终出征平常冬奥会的大名单的事情发愁呢。”
 
    “你也知道,在十五个传统的冬奥会项目之中,咱们国家除了短道速滑,长短项目以及花式滑冰男女项目上有着与其他冬季项目强国一争高下的水准之外,在其他项目上,都有着不少的
 
差距。”
 
    “现在冬奥会的选拔,就等于是在矬子之中拔高个,自己糊弄自己呢。”
 
    “尤其是老牌传统的雪地越野项目,因为地形复杂,赛段超常的缘故,我们这些年轻的选手们,能够顺利的完成全部的赛段,都已经是勉强了。”
 
    “更不要说在这种比赛之中取得什么好成绩了。”
 
    “再加上选拔上来的选手们,成绩水平又是相当的接近,让谁上,不让谁上,就成了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了。”
 
    “而顾峥你们俩却选择在这个当口过来,你说我们领队能给你们好气儿吗?”
 
    这是嫌烦都来不及的呢。
 
    终于明白了症结所在的顾峥,也不着急,他依然是做的特备的踏实的又继续问了下去。
 
    “那穆兰子,你既然什么事儿都不能做主,那领队将你留下来做什么呢?”
 
    听到这里的穆兰子羞赧的一笑,特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总要有人来承受你们被慢待了之后的怒火啊。”
 
    “而我就是那个自告奋勇,准备挨骂的不二人选。”
 
    “再说了,咱们这个滑雪中心才刚刚落成,因为封闭式训练的缘故,还未曾对外营业。”
 
    “你看这里的雪景,是那般的巍峨壮阔。”
 
    “对于不常见雪的城里人来说,跑了这么大老远的,事情没有谈成,能在这里度度假,滑滑雪什么的,总不算白来一趟,您说是吧。”
 
    “而我穆兰子,作为一个常年工作在此的年轻人,当然要尽职尽责的当好你们的导游一职。”
相关阅读